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專訪 | 翟:沒有固定形式,只要經常合作

fRUITYSPACE的前身是家路邊“小臟館”,機緣巧合下被“我的精神良藥”電臺的1/2、音樂人翟瑞欣(me:mo; DJ Fake)和“二手玫瑰”的姚瀾改造成了一間平方小、音量小、能量卻不小的藝術空間。這間熟人口中的“水果空間”,雖身處地下室又毫無矯飾,卻意外地散發出一種令人愜意不緊繃的感覺。它以一種不張揚的方式很自然地融入了正經歷變遷,路面總不免顯出幾分蕭條的隆福寺地界和形形色色人們的夜生活之中。DIY創作者、被友人推薦而來的藝術圈大人物、喜歡喝小酒閑聊的人、被人群和聲浪吸引而來的路人,甚至是咆哮著跑來呵斥演出太吵的街坊,都與這里逼仄的門臉、“自閉”的廁所和各種不拘一格的展覽、演出、放映會一起,共同構成了這北京入夜后別有趣味的水果色霓虹。

出于對那股不同尋常的“氣兒”的喜愛,無解始終保持著對“水果空間”的密切關注;除了持續推薦這里舉辦的好玩活動,我們也在17年場地旗下唱片廠牌Space Fruity Records發表最初兩部錄音作品時,邀請老翟以“DJ Fake”的身份制作了Wooozy Mix的第21期,并不止一次的在這里舉辦過“無解放映會”。

5月中下,fRUITYSPACE在公眾號中發布了一條演出的信息。在劃過一向精簡的活動介紹,推文結尾部分寥寥三五行字和一個涂鴉標識映入眼簾:

WechatIMG3

“‘經常合作’,frequent collaborative,由fRUITYSPACE和原C5 Art合作運營”,這樣簡略的介紹讓人并不明所以,而老翟在自己的朋友圈中為推文配的16個大字,“夏日夜晚 從此開始 經常合作 豐富多彩”更讓人心生好奇。本著對fRUITY品牌“輕薄不輕浮、寫意不隨意”態度的欣賞,帶著一腦門子問題,無解主編Ivan Hrozny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和負責人老翟約在“三里屯西五街五號院”,聊了聊這個新場地合作項目和他的果味系列的現在與未來……


Q&A

WechatIMG7

受訪者“老翟”于他的新空間“經常合作(‘frequent collaborative’‘f+c’)”

 

無:聽說你最近去五棵松看aBC藝術書展擺攤了?

翟:我們fRUITYPRESS的負責人曹迪在那邊盯著,我就去看了一下。

 

無:fRUITY的產品哪個賣的最好?

翟:我的《中國胳膊》啊。

gebo

翟瑞欣《中國胳膊》,由fRUITYSPACE旗下曹迪搭理的fRUITYPRESS發行

無:你自己買了什么么?

翟:我什么都沒買。一個是因為人太多太熱;另一個就是,雖然這活動組織得非常好,內容也好看,很文藝,但想找點比較“野”的東西實在不容易。

 

無:作為手工書的作者,你覺得構成這種DIY作品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

翟:內容吧,內容還是得盡量不一樣。但是對“不一樣”,每個人的理解也都不一樣。書展有個特點就是,你單拿起來每本書,都特別不一樣,但是你放眼望去,這屋子里大家又都一樣,都是一個路子。就跟做音樂似的,想發明個新風格非常難,但是,還是要盡可能做得“跳”一點。

 

無:你做廠牌也是這個思路么?

翟:廠牌音樂方面肯定是有我的個人偏向,但是說白了我們還是一個小廠牌,小廠牌可選擇的范圍有限,還沒有能力去真正選樂隊。和樂隊合作的基礎就是,大家得有默契——做唱片的時候,我們不能像大公司一樣有那么多經費,只能用自己現有的資源去省錢,很多過程中的事情都需要自己去做,而樂隊需要認可我們做的方法。就跟酸塔似的,我覺得她們狀態挺對的,就聊一下,先發個7寸,這就是和樂隊合作的開始。

 

無:那有沒有大的唱片公司找過你,想收購Space Fruity Records的?

翟:有啊,但我婉拒了。

 

無:Space Fruity Records接下來有什么明確的動向?

翟:22號海豚踢第一個專場馬上就要在f+c,然后7月份煮河馬就會進棚錄全長專輯。今年專輯可能也還是一張,別的可能就都是EP了——我們計劃就是一年出一張專輯,因為樂隊這東西,有的時候你控制不好;一年一張能保證質量,也不用老特別逼著樂隊。還定了一個酸塔;巴彥達萊那個也在準備;我和劉舸的“Mole Eyes”之前錄了,也想下半年給出了,也是EP——所有這些都是7寸。現在定的就是這仨,別的的話,前一陣剛發了姚瀾個人的MV;他要是完成EP就發,但是他做得比較慢,看進度吧。

由Space Fruity Records自行拍攝的MV:一奧楽安《靡耀》

 

無:除了Mole Eyes,你自己的計劃,像是me:mo什么的,還在寫新東西么?

翟:寫。但是沒有以前的狀態,寫不出來以前那種東西了。

 

無:狀態是指純音樂人的狀態么?

翟:對,現在就是心思就不在這。那會做音樂的時候,就是每天沒什么事,有充分時間做做音樂;現在每天一睜眼,腦子里全是事兒,就沒有狀態再靜下心來一做做好幾個小時,然后連著做一星期,出一首歌。我(現在)做不到了。

 

無:感覺現在性格上因為生活狀態的改變也有變化?以前采訪好像話特少?

翟:現在話也少(笑)。現在可能比以前多點吧。

 

無:是不是現在作為場地老板或者活動策劃,面對朋友、客人、媒體,都需要盡可能多的去說明?

翟:想表達是吧,可能會有一點。但是也就是到能把事兒說清楚的程度吧,再多了我覺得也沒必要——沒必要非要強加給別人,告訴人家我要怎么招的。

 

無:你現在組織、策劃獨立文化活動的過程中,心態是什么樣的?是覺得特別求知若渴,看什么都新奇?還是已經覺得見過很多、看過很多,變得沒那么容易被吸引了?

翟:我做的跟我關注的那些國家的場地、組織相比差的還是挺遠的。但是有個客觀問題是,只經營這么一個地方,你沒法過多促進本地場景——他沒人做這音樂了,你有什么辦法啊?不過,北京好就好在,這個場景一直存在,無非就是一段時間人多點,現在人又少點,場地多一點,場地又少一點。作為場地(和廠牌)來說,我們能做的到的,就是盡量把眼前能涉及到的,做起來,做好一點。我們(對場景)也沒發揮什么特別的作用——所有場地都在貢獻。為樂隊提供更好的聲音,為內容提供更好的形式,還是力所能及的,但其他的東西——即使有想法,也鞭長莫及。

 

無:怎么就開始做新場地了?

翟:跟這邊(C5 Art)就是一拍即合。因為他們這晚上空著;我們在這邊做過活動,他們覺得我們做的還行。fRUITY能提供所有的策劃案和內容,C5能提供場地和相關配套,雙方優勢互補。前后也就談了仨星期,這事就妥了。

 

無:新場地和fRUITYSPACE之間的關聯是什么?

翟:算是一種風格上的延續吧。那邊老擾民,很多好的外地的主辦方找來,有一些我也挺喜歡的但沒法接,浪費了好多資源。現在,那邊接不了的大音量、人多的演出都挪到這邊來,這樣最起碼不會讓人主辦方老失望。而且,演出音量老上不去,樂隊也憋得慌。在此基礎上,這里還會再做點藝術項目。

 

無:這個場地的標志是誰做的?有什么意義么?

翟:我隨手瞎畫的,就是f、c兩個字母。

 

無:真不是鴿子的形象嗎?

:真的是隨手瞎畫的,畫了三四次就定了。

 

無:哈哈哈,真XX的天才。

翟:胡X精神……開玩笑,我還是很認真的,只能說這個標志體現了我的瞬間創作才能。

 

無:為什么是“f+c”,而沒有延續“fruity”系列的命名?

翟:不想再用fRUITY這個名字了——用的太多了。而且這邊,是跟C5合作嘛,正好兩家的首字母f+c可以代表“經常合作(frequent collaborative)”。這個名字是他們這一個負責人周翊起的,特別貼合雙方合作的理念——經常合作,也不是一個要有多固定的(形式、概念、感覺),就是你、我、他大家經常合作(笑)。

 

無:還是和fRUITYSPACE一樣的舞臺敞開給任何人的感覺?

翟:對!

 

無:那也和fRUITYSPACE一樣對初學者特別友好么?

翟:這邊稍微得考慮點實際的,比如人數,因為有運營成本的問題。挖掘新人的話,肯定還得在fRUITY。

 

無:之前在fRUITYSPACE連著做了兩次金屬DJ派對是怎么回事?

翟:(笑)我有個小哥們,聽金屬,也聽迷幻,這兩次都是我攛掇他做的。因為,金屬DJ的派對感覺也挺有意思的。

 

無:也算是你的個人趣味么?

翟:可以,我挺喜歡這種形式的。我鼓勵大家什么風格都可以做——現在其實派對種類還是單一。派對這種形式可做的內容還是挺多的,那么多音樂風格都可以做。上次來的都是金屬黨,大長發、大金屬T恤的,很有意思。

 

無:那金屬派對干嘛不放在新場地?音量不是能開的更大么?

翟:還是在地下室合適吧。上回演出我把燈全關了,給他們點了兩根蠟(大笑)。“f+c”的派對,我想還是做比較偏beats類的。從下午開始,這場地適合(指敞篷觀眾區域)。實驗演出或者普通辦派對,來個二、三十人,我無所謂。但是這邊要是辦演出,一個是人力投入,還有就是設備、搭建什么的,都是成本,需要考慮收支。

 

無:那“f+c”會接你個人并不那么喜歡,但能賣票的演出么?

翟:跟fRUITYSPACE的調性不能差的太多,然后能保證人數的情況下我會接。你要弄一個網紅樂隊擱這,能來再多人我也覺得不太合適。接那么一次把牌子就搞臭了。還是要以“fRUITYSPACE”為基礎,把內容做精、做高,商業上考慮地再多一點。有一些樂隊其實從商業上來說,該推也得推啊,不是說它地下就得讓它一直地下。(面對的觀眾)從100人、150人,到200人、300人,不都是這么一個過程么。Space Fruity的樂隊也是一方面;有些內容不可能,也沒必要老保持地下。要能在自己經營場地的情況下,給他提供一個更大的平臺不是更好的事么。

 

無:對場地未來有什么規劃么?

翟:fRUITYSPACE那邊,場地有限,所以我想在音樂以外的內容上多做一點;有規模的演出可能(在f+c接)……(沉思)……其實,我不想把f+c做成一個“開放”的音樂場地。像之前的活動,我都沒發活動推廣。我就怕亂七八糟的人找來,有時候節外生枝的事情控制不了。這邊就做點從fRUITY引過來的,適合的,沾邊的演出,就挺好的了。而且這個地兒做演出吧,它給人的那種“氣”跟其他地方都不太一樣——因為這兒什么(多余的裝飾、設備,既定的氛圍)都沒有——這么招其實挺好的。平時來這什么都沒有,都是根據樂隊的形式,臨時建舞臺。還是想把一些演出做出來后,讓人一提到這能想到這是個有一定風格的地方,而不是一個給場租就能做活動,很“公共”的場所。

 

WechatIMG47f+c為Dolphy Kick Bebop北京專場搭建的臨時舞臺

無:你喜歡這個地段么?

翟:這個地段好啊,三環里越來越緊張,能找到這么一個地挺好的。

 

無:三里屯這個地段是不是太光鮮了?跟隆福寺所在的街區氣質差別巨大啊。

翟:它好就好在不是一個臨街的商戶,不會有亂七八糟的路人進進出出打擾到你。這還是在院里,一拐再拐的。這樣能保證這場地的純凈。

 

 

文、采訪:Ivan Hrozny


演出推薦:6月22日 (今日)
Dolphy Kick Bebop北京專場 @ f+c

dkb


無解電場(今日):

5yr Poster

日期:?6月22日,周六,22:00

場地:?ALL Club

地點:?上海 襄陽北路17號2樓 (近長樂路)

門票:?60元(預售)/?80元(現場)

陣容:Soda Plains、Scintii(Live)、Alex Wang、moremore、Zean

預售票二維碼:

QR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糖果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