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專訪 | LITE:新挑戰是“回歸原點”

LITE

LITE - Blizzard(如上方播放器顯示不正常,請嘗試刷新頁面)

 

來自日本的數學搖滾樂隊LITE在月初剛剛發行了他們的第六張錄音室專輯《Multiple》并在中國第三次展開巡演。早在2017年無解就曾報道過LITE激進的現場演奏風格與高超的現場演奏能力,對非傳統吉他演奏的熟練掌握以及對節奏的巧妙平衡使LITE的現場演出極富表現力。

這張由J.Robbins操刀,在美國錄制的新專輯是LITE對于數學搖滾千變萬化的進一步探索。《Ring》中加入的嘻哈元素,以及在編曲中更多的新嘗試,都體現出樂隊的無限想象力,更將LITE已有的器樂美學推進了一個層次。

LITE對其作品完整性和幾何感的追求一直在他們以往的作品中有所體現,而新專輯《Multiple》除了在編曲與曲風上的創新,同時也是LITE對以往作品的一次回望——在樂隊成立十五年之際,他們以“回到原點”作為專輯的主題,希望重新傳達LITE創作音樂的初衷。這一次無解采訪到了LITE的吉他手Nobuyuki Takeda, 并與他談了談《Multiple》背后的故事。


?Q&A

0作答者:Nobuyuki Takeda

這是你們第一次與制作人J. Robbins合作嗎?為什么選擇他?

2009年發行的EP《Turns Red》就是拜托給J. Robbins制作的,因此我們了解他會把LITE的音樂制作出怎樣的音色,也喜歡他操刀的作品。另外,《Temple》等經由他手的曲目都很有Hardcore的感覺,所以覺得與J. Robbins合作總是很棒。

 

在美國的錄音經歷如何?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和我們分享嗎?

J. Robbins的工作室與10年前相比更新了,有很多我們沒見過的吉他音箱,非常有意思的是我從那里面找與新歌適配的音箱。

 

《Ring》這首歌與嘻哈音樂人maco marets合作。是什么促成了這次合作?和其他樂手相比,與說唱歌手一起工作有什么不同嗎?

這首歌其實創作于上一張專輯《Cubic》時期,原本是想收錄在專輯里的,但那時我在唱人聲,但總覺得不合適于是作罷。我一直思考其中不能令人滿意的原因,花了很久后才明白是節奏方面的問題,于是我改寫了節奏,發現旋律也更適合作為一首說唱歌曲,于是我們和maco marets打了招呼,邀請他來唱這首歌。

 

《Blizzard》是LITE初次嘗試運用鼓機,并加入了雷鬼風格的吉他演奏與詩歌念白,給人以完全不同的聽感。可以給我們講講這首歌背后的故事嗎?與Tom Watson的合作是怎樣的?

這張新專輯的主題其實是讓LITE回歸原點,我們最開始深受影響的樂隊之一就是Massive Attack,這首《Blizzard》就是想把他們特有的暗色調氛圍以及其主唱人聲風格,用LITE的形式表現出來。而Tom Watson是Mike Watt+the missing men的吉他手,我們是在以前巡演中認識的,因為他的聲音像電臺DJ一樣有魅力,所以這首作品邀請他獻聲。

 

《Zone》這首歌共有三個版本(《Blizzard》EP中的《Zone》,現場版本的《Zone 2》,以及新專輯《Multiple》中收錄的《Zone 3》)。是什么使樂隊不斷對這一曲目進行延伸,創作出多個版本呢?

這首《Zone》是成員們集中時創作的,之前發布的《Zone》是最初動機,但在演出中感覺時長不夠,于是擴展改良出《Zone 2》和《Zone 3》,其中《Zone 2》是只會在現場演的。

 

alb新專輯《Multiple》

在新專輯的創作過程中,有沒有受到某些音樂人、音樂作品或是特定事件的啟發?《Multiple》所收錄的曲目背后有沒有一個統一的主題?

LITE組建16年來,我們在摸索中已經“確立了成員各自聲音的角色”,也想竭盡全力不使用Synth的情況下讓每部樂器更加突出,然后我發現,這也是LITE組建之初時做的事情,所謂受到的啟發,基本是LITE以前自己的音樂。

 

在LITE長達十五年的音樂創作過程中,有什么一直都在面對的問題?制作《Multiple》這張專輯有沒有給樂隊帶來新的挑戰呢?

LITE的動機總是“挑戰新嘗試”,而這次的新挑戰正是致力“回歸原點”。

對LITE來說,更喜歡在小型livehouse還是大型的戶外音樂節進行演出?

總的來說是小型livehouse,因為在那里LITE的能量更能直接而集中地傳達給觀眾。

 

After Hours音樂節的核心理念是“站在毀滅藝術的對立面”(‘Standing Against The Things that Ruin Art’)。在你看來,當下的日本,什么在“毀滅藝術”?

東京有許多開了多年的演出場地陸續被迫關門了,原因之一是職業樂隊的減少,更底層的原因則是在數字化的當今,CD已經很難賣出去了,很多想要依靠過去的音樂家在這種情況下很難生存,所以堅持夢想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少。

 

2019年的After Hours音樂節,哪支樂隊的表現最令你難忘?

Envy!主唱深川先生的歸隊令人振奮,雖然不知道怎么說才好,但現場感覺像見證了一支樂隊的起死回生,那是一支二十年樂隊本身的巨大能量。

liveLITE中國巡演現場

還能想起LITE在2016及2017年來到中國巡演的細節嗎?哪個城市是你最想再回去的?

上海,北京都是非常有魅力的城市,深圳印象最深的,則是那些洋溢著青春活力的學生們,城市也在向未來不斷發展,充滿希望。

 

有沒有比較欣賞的中國音樂人?或是想要與他們合作的?

鬼否是一支很棒的樂隊!當成員詢問我介紹LITE的錄音師的時候,我把Kaoru Miura介紹給他們了。其實我不是很了解中國的樂隊,但我對“CHINESE FOOTBALL”非常好奇~

 

 

文:Sandy

采訪:Sandy、Ivan Hrozny

編輯:Ivan Hrozny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糖果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