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專訪 | David Gedge:我是個扮演年輕自己的演員

bbc90年代叱咤風云的The Wedding Present

The Wedding Present - Kennedy (live)

 

“安可(encore)是一種俗套的搖滾儀式……有些樂隊就是在曲目單底部劃條分割線,然后再加幾首歌,然后再加條線加更多的歌;所以,這一切都是非常有預謀的,在我看來有點不真誠”,主唱David Gedge在曾經的采訪中這樣解釋為什么The Wedding Present樂隊從不“安可”。作為這支1985年成立于利茲的獨立搖滾樂隊而今唯一的初始成員,David從組建樂隊之初就展現出自己鮮明的內、外在特質。樂隊的作品主要描寫各種苦情故事,被傳奇電臺DJ——John Peel 盛贊為“搖滾史上最棒的情歌”,而David唱起歌來卻從不拿腔拿調;他操著英國北方口音,扯著嗓門,在鏘鏘作響的飛快吉他演奏中講述著“詩意”與“失意”并存的情感生活,而這一講便講了30多年。這些年間,The Wedding Present以不同的陣容發表過9張全長專輯。而驚人的是,除了前兩張專輯——名聲大噪的首專《George Best》和后續更為統一完善的《Bizarro》——都以快節奏的三和弦結構小歌為主,在曲風與創作方式上大同小異,其余每一部錄音作品都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David和樂隊在創作方面的進取心:1991年與Steve Albini合作的《Seamonster》有著美式grunge的質地,1994年的《Watusi》顯現出地下絲絨式的迷幻肌理,2016年的《Going Going…》則有著概念化的敘事風格……他和The Wedding Present用永不褪色的個人化情感主題與方式多樣但總能直抵人心的表達征服了一代又一代歌迷,成為了英國乃至世界范圍內當之無愧的cult英雄。

 

如今的David Gedge每年都會組織以The Wedding Present壓軸的迷你音樂節,將喜歡的音樂人與曾經樂隊成員的新樂隊帶到現場,分享給認同他獨立視野的觀眾們;也會奔走世界各地為死忠樂迷帶去包含新老經典曲目的現場表演。在受肥臉唱片邀請,7月份首次與樂隊來到中國進行巡演前,這位備受尊敬的音樂人通過郵件與無解聊了聊創作的訣竅和世上最棒的足球運動員。


?Q&A

?gedge作答者:David Gedge

The Wedding Present一直是個以吉他為主導的樂隊,我們也能感受到你一直以來對吉他搖滾的熱忱。你最早想要演奏的就是吉他么?是什么讓你選擇拿起吉他??

實際上還真不是吉他,我一直想彈的是鍵盤!早在10幾歲的時候,我是Genesis、Yes、ELP這些前衛搖滾樂隊的粉絲,所以我當時很想像Rick Wakeman那樣彈鍵盤!不過,后來朋克音樂的出現改變了一切。70年代末很多吉他樂隊特別讓人興奮,我變得受他們影響更多。就這樣,吉他成了我的選擇。

 

有什么樂器是你希望自己可以演奏,想要加入到The Wedding Present 的聲音之中的么?

有的。我真希望自己當年能學會彈鋼琴。我喜歡鋼琴的音色,而且這些年我在為弦樂等額外器樂編曲的時候,它應該也會很有幫助。

 

在我看來,你在The Wedding Present中取得的藝術成就是非凡的——樂隊的聲音和你寫歌的方式在每張專輯中都有變化,而從全局上看,你的作品又體現出一種鮮明的整體性。你是如何辦到的?對于現在正在嘗試找到自己聲音的年輕音樂人們,你有沒有什么好的建議?

這一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在創作時始終有一點驅使著我,那就是我不希望The Wedding Present的一系列作品都是聽起來差不多的東西。出于這點,每一張專輯完成后,我都會盡可能地將這張專輯的創作范本拋在腦后,然后從頭開始構思。能做到這一點的另一個原因是,這些年來樂隊的成員不盡相同。我的思想很開放,會被加入樂隊的成員們影響,而他們經常會引導樂隊走向不同的方向。我覺得,竅門大概就是要敢于嘗試新的點子,敢于冒險;嘗試不一定總會有結果,但是,你要有覺悟去鉆研!

 

你寫得一手好歌詞,同時特別擅長寫旋律;在專輯《Going Going…》中,我們也看到你創作純器樂歌曲的嘗試;在你為KEXP制作的混音中,你還放入了一首后搖樂隊Explosions in The Sky的歌;我們可不可以期待在將來聽到一張你創作的純器樂專輯?

這不是不可能的。我喜歡純器樂音樂……尤其是因為我不需要考慮歌詞!我寫詞時總要斟酌再三,所以會花很長時間!而且,一旦不再需要創作人聲部分,你就必須用上一組不同的參數去創作歌曲;我喜歡創作上這樣的變化;我也喜歡電影音樂。不過,我更傾向于把受到的這部分影響用在我的另一支樂隊“Cinerama”中。

 

你現在聽歌的渠道是什么?

主要靠BBC radio station 6……但我也會通過朋友和粉絲發的鏈接,聽一些他們推薦的新藝人。

 

你一直很喜歡流行文化,現在的流行文化對你的創作有什么影響?

與以往一樣。我是流行文化的忠實粉絲,當你沉浸其中——音樂,電影,書籍,漫畫等,它們都將不可避免地為你的創作帶來靈感。現在最明顯的區別是科技的影響。這些日子,網絡見聞對我的啟發和電視一樣多。

talesDavid Gedge的漫畫自傳《Tales From?The Wedding Present》

 

你去過幾次日本了,文化上差異的沖擊有沒有讓你寫出什么新歌?

在我們的專輯《Valentina》中有一首歌叫做《Mystery Date》,它的背景設定就是日本。那里的文化和英格蘭大相徑庭,而我想捕捉那種“異鄉人”在陌生環境中會感受到的疏離之感和興奮之情。

 

你在巡演路上會進行創作么?

不會,從沒有過!我需要獨處與隱私,還有一個可以不受打擾全神專注的空間。

 

在你300多首歌的曲庫中,有沒有你從沒現場表演過的歌?如果有,為什么沒演過?

可能有。有的時候,一首歌為一張專輯寫出來后,最后只會被用在一張合集、B面精選或是其他什么地方……然后它可能就會被忽視。不過,這些年來,我們的現場曲目都是由鼓手Charles Layton挑好的,他會不遺余力地找出并加入那些沒人知道的歌。所以,就算有我們還沒現場演過的歌,未來某一天它們也一定會出現在我們的曲目單中!

 

在以前的采訪中,你好像提到過,有些幾十年前寫的歌現在已經變得不那么合適,現場唱到那些歌詞中的青春期焦慮時,是種挺奇怪的感受;有沒有哪些前三張專輯中的歌在今天仍讓你感同身受?

五十來歲唱自己十幾歲的焦慮,是挺奇怪的,但我得說這些歌仍會與我共鳴。?我的所有歌詞都是十分個人的,因此它們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我更愿意把這件事看成是,(演出時)我是個扮演年輕版本自己的演員!

 

你在中國會唱哪些歌,能不能給我們點提示?我猜,你不會完整演某張專輯了吧?

其實,我們在中國要表演《Bizarro》中的所有歌曲,慶祝這張專輯的30周年。不過,這只夠撐起半場演出。我確信Charlie會從我們豐厚的曲庫中想出適合的歌曲,加入到演出曲目中!

 

你喜歡做自己音樂節的策劃人么?做策劃人和做音樂人有什么區別么?

我太享受做策劃人了!音樂節是我一年中最喜歡的日子。我選出我喜歡的樂隊,把他們拼湊在一起,希望讓觀眾覺得有一些挑戰,同時也希望觀眾們能喜歡。音樂節還是一個老友相見的好機會,以前Wedding Present的成員會帶著他們的新樂隊露面。

aeots副本"At The Edge Of The Sea"音樂節海報

 

對中國有什么期待么?

我不知道對演出該有什么樣的期待,因為我對中國的觀眾一無所知。但是,我幾年前曾在度假時去過中國,玩得可高興了!

 

現在還關注足球么?對你來說,喬治·貝斯特還是最好的球員么?

哈哈,我還真關注足球。確實,喬治·貝斯特是名偉大的球員,但他之所以會是我最愛的球員可不只因為驚艷的足球技巧。我愛他的氣派和他的叛逆精神。比起足球明星,他更像是個流行明星。

twc

文、采訪:Ivan Hrozny


巡演推薦:微信圖片_20190626184125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1 Comment

Submit a comment

糖果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