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系列連載:Tenniscoats的前前后后(二)

由于近期無解的工作安排較為密集,這個系列連載第二篇發布的今天,Tenniscoats已經要進行中國巡演(大陸地區)的最后一場演出了。相信很多朋友看到現場以及肥臉唱片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其他城市的巡演片段后,都與我一樣,對Saya于Ueno二人充滿了不舍之情。也正因此,即使在巡演結束后,無解仍將繼續把這個系列連載刊載完全——畢竟這個系列起始之時便真的不僅僅是作宣傳之用——我們都希望表達對Saya與Ueno的敬意,并讓各位樂迷能更加了解Majicick與Tenniscoats點點滴滴。(票也是不愁賣的,今晚廣州場又售罄了;p)

在這里,感謝ICHI、Holeinthesky、Shika、肥臉唱片以及所有翻譯人員和參與到這件工作中的小伙伴么。一起傳播這樣的音樂是極好的事情。

本文最先刊載于公眾號“holeinthesky”,經授權后由無解編輯并發布于此。

 


A Sad Sound , A Velvet Sound and A Happy Sou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寫在Tenniscoats中國巡演前

 

上篇訪談的內容有關Majikick的起源、Saya的早期樂隊Min-Less以及當時植野和Saya去Livehouse看噪音演出的震撼經歷,而從本篇開始,有趣的內容繼續接連披露:關于地下發行物《Kitchen Tapes*》、二人最早的樂隊——合成器噪音樂隊“操行0”、圍繞早期廠牌核心樂隊“Eepil Eepil”展開的趣味對話以及當時廠牌制作發行物時的一些記憶碎片等等。對于后續的內容編者盡量不做評論講解,畢竟所有描述辭藻很多時候都是樂迷一廂情愿的理解;“傳奇”“殿堂”之類的標簽對Tenniscoats這樣的藝術家而言并沒有任何意義。在編者看來,連載系列訪談的宗旨是讓“懂的人更懂”,僅此而已。

本篇涉及到的人和事物相當多,談話方式極其隨性,Super Fuji也并未作出適合閱讀的修正,而是非常接地氣的原封不動整理出來。特別是植野,有省略語句的獨門天賦;做完第二篇的我們平均每人老了0.5歲;希望有緣人湊合看一下,不要太介意語法問題。有錯誤的人名、唱片名稱、出處、錯別字等問題還請在公眾號留言告訴我。

ICHI


本期試聽

曲目:

1 –?操行0 –?ソレハ音、アナタハ唄

2 – EepiL EepiL –?春を待てども

3 –?EepiL EepiL –?シングル

4 – Vega Pop –?スピードウェイ


(接上篇:原來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啊——Pukapuka在PSF的《Tokyo Flashback 4》里有收錄。Saya還在Min-Less的時候,Tabata桑和川手桑制作發行了合集《Kitchen Tapes*》,其中收錄了Min-less和Pukapuka的作品。)

關于Kitchen Tapes*的對話

 

訪談人物

U:植野隆司 ?S:?Saya

A:秋庭孝宏??O:大城真??K:

 

A:KT的影響還是蠻大的吧?

K:KT是什么?

S:川手桑(川手直人)和Tabata桑(Boredoms?主要成員之一)編制的合輯,包括Pukapuka和Min-Less在內。

U:マヘル(以下稱為Maher)和渚にて(Nagisa Ni Te)的前身樂團也有參與。

S:認真制作的磁帶和手冊賣500日元來著。

U:那個小冊子很棒!對了,Tabata桑給我的那里面,還有The Raincoats、Jonathan Michael Richman、The Modern Lovers、Daniel Dale Johnston來著?

S:嗯嗯。

A:Tabata桑給予了很多幫助呢。

S:還有Modern Music.,不過別的唱片店也會去哦,主要還是去試聽。

U:曾經生悅住桑問過我們到底想聽什么樣的音樂,Saya竟然說把店里最暗黑的給我拿來?。ㄐ?/p>

S:我還說過這樣的話嗎…

U:生悅住桑告訴我了哦,“不過當時給她聽了啥我已經忘了,哈哈哈?!?/p>

S:那時候我買了荷蘭的朋克樂隊合集回去。后來發現生悅住桑好像很討厭拿唱片來試聽的樣子呢。因為那樣唱片會磨損吧。

O:畢竟是唱片啊。

S:不過那時還是全給我試聽了呢。

U:肯定很有趣嘛。

K:是不是女孩子來唱片店來得越來越少了。

U:哎呀,一般不會來的吧

S:來了很多的好嘛!

U:并沒有“很多”好嘛!

S:Modern的唱片袋上有像女妖蘇克西那樣的人像對吧,像那樣的人估計會來。

U:那更像Nico(地下絲絨)吧。

 

第二年,元宮(之后Saya的紀錄片的監督)和加藤(之后的DJ Klock,與Tenniscoats以Cacoy為名發行過《Human Is Music》這張佳作)加入進來,給樂隊增添了新的音色,有意向做DJ的人也增加了。就這樣,由元宮所持的采樣器為主要音樂元素,操行0的活動開始。

 


關于操行0(Soko Zero)的對話

 

A:這是一種什么機緣巧合呢?

U:是說和元宮的關系嗎?后輩吧。

O:是因為他有個采樣器所以勾搭的他嗎?

S:元醬他那時候生氣了的!

O:?因為什么生氣了呢?

U:那是因為你惹他生氣了吧。

O:“你們給我認真點干!”這樣嗎?

S:不是,是對所有人,對社會發動了原始暴怒哦。而且因此好像還得了胃穿孔“哇肚子好疼”說著這樣的話,為了讓他平復心情,“我們玩音樂吧!”好像是這樣說的。

O:是呢,“明明是后輩還不可一世的樣子”好像還說了這樣的話?

U:唔,因為確實知道很多音樂和電影的知識嘛,而且又是個大少爺,家里唱片一大堆。

O:那個時候有一個采樣器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的。

U:住的地方也是豪華公寓。

O:不過錄音是在社團的活動室吧?

S:不是,是在元醬的房間錄的。當時錄了什么來著?

U:是那家伙錄的沒錯。反正是錄了很多攻擊性的玩意。

S:才沒有,還是很溫柔的啦。

U:社團新人入部的時候,那家伙吶,讓人家一個一個面試了的哦?!拔?,把你的包打開給我看看”這樣的,然后如果有Pizzicato Five這樣的碟存在就當著人家的面“嗙”地扔墻上,“給我滾出去!”這種感覺。

A:簡直不能更糟了!

S:你們沒這樣的事兒嗎?

A:怎么可能有!

S:畢竟是墻上寫著“殺死法西斯”的學校嘛。

U:那應該…不是元宮寫的了吧…

A:操行0沒有發行唱片嗎?

U:出了盒裝磁帶。

A:噢對了磁帶。果然是磁帶的時代呢。操行0是你們三人的樂隊對吧?

U:元宮揣著個采樣器,并負責為樂隊起名。這個是(以)元宮(為主)的樂隊。那也是我們倆第一次用采樣器做音樂呢。

A:Industrial Rock這樣的氛圍。

U:元宮非常鐘意ON-U(英國的一個實驗音樂廠牌)發行的音源。像African Head Charge這樣的。

A:在那之后ON-U真是不可想象了呀。

U:這個呀,不如聽聽其他的呢。

O:比如Saya的singles-sides之類的?

A:對的!那個也很有ON-U的風格。

U:仔細想想,我好像跟操行0沒啥關系呢。

S:因為我們工作的時候,你總是在睡覺。

U:是啊,我什么都沒做。所以說是Saya和元宮兩個人的組合。

S:啊,才沒有這回事好不好。

 

Majikick最初的最初是從發售磁帶開始的?!禤ukapuka Brians/不斷殺戮》和《操行0》(顯然Majikick發行過一些無料可查無音源可聽的聲音)發售后,一個想法涌上Saya心間:我們可以自己制作CD然后發售。如今看來,像這樣自己制作CD并發售的事情并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在那個電腦和CDr均不普及的年代,從大學的社團活動發起的行為來看,這或許屬于特例。CD的話,從Pupapuka的第一張《Pukapuka Brians》發行了之后,便轉移到了7寸黑膠唱片的發行。7寸黑膠這邊,首先發行的是后輩的Eepil Eepil,接著是當時一起去的livehouse時常出現的Vega-pop,然后是Saya的solo專輯、Peeping Tom、Pukapuka Brians、Vega-pop吉他手的個人樂隊和Special View。這些都是在一個很小范圍的社會群體中進行的。

 


關于7寸黑膠和CD刻錄的對話

MK-1

K:為什么要推出7寸黑膠唱片呢?

S:聽說在美國相當便宜便可完成,大約6萬日元就可以做出300張。

U:刻錄CD開始的時候很貴。最早制作的Pukapuka的第一張專輯就花了60萬日元。

S:花了那么多嗎?不是30萬日元嗎?

O:加上租用工作室的錢不是30萬日元嗎?

U:工作室是在大學里所以是免費的,制作費就花了60萬日元。

O:這是在哪年?

S:1995年。

U:而且最開始的完成CD碟里有“嗶”一樣的噪音。

O:那重新刻錄了嗎?

U:是的是的,因為這是第一次操作所以很苦惱,這個“嗶”一樣的噪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現在,肯定會馬上聯系工廠或者刻錄公司了,但那個時候甚至連該做點什么好都不知道。煩惱了很久,我還是聯系廠家并重新制作?;藥资f元最后變成這個樣子,我多少有些挫敗。和這個相比,7寸唱片只要7~8萬,封面制作什么的據說也比較便宜。

K:7寸的封面也全部是自己印刷完成的嗎?

S:MK2(Majikick唱片編號)用的是打印機,MK3好像是用黑白復印機。

A:MK2是在DJ Klock的家里完成的吧?

U:而且打印方法并非激光打印,而是噴墨,所以相當困難。

S:印了兩三張發現只有黃色印不上了。

U:對,黃色印不上了,要是墨盒兩千日元一個的話成本就太高了。而且費時間,也對不住DJ Klock。Saya的個人專輯是版畫的,在這個作品是當時關系很好的Naomi醬做的。版畫的話,晾干需要寬敞的地方,不然就沒法做很多了。

S:但是版畫很厲害啊,直到現在也能保存住。

U:總覺得漸漸回想起來了七寸價格很低之類的。

S:因為當時賣600日元,真是以很低的價格在出售啊。

U:我們當時買的直輸入盤里面,Caroliner(美國實驗樂隊)之類的七寸確實就這個價位,大概吧。

O:話題稍微扯遠點,96年的時候我自己開始購買模擬唱片。高中生什么的(譯注:植野不好好說話,96年的時候他都大學畢業了,不知道是不是訪談寫錯了字)。碰巧Component(譯注:原文是這個單詞,不知道指的是當時的什么器材,可能是一個牌子的播放器)附有唱片播放功能,模擬唱片可真帥啊。你們當時就是這種感覺吧?

S:我反倒覺得唱片是很普通的東西。并不覺得帥氣。還有就是,碰巧在推廣的Japan Overseas(譯注:可能是當時發行的一個系列唱片產品),雖然價錢很貴,但是品質好得多。從美國直接過來的(唱片)音質稍微不太理想,但是覺得用 “這個還湊合“。膠片的盤面印刷是在這邊,制作途中開始盡可能縮減成本。直接拿到小小的印刷店去,而且是分著拿過去的,做好送過來之后,再自己組裝好。

 

山崎和下城是在元宮之后的那年入部,至此成員一共四人,之前幾乎都沒有樂器演奏經驗。

 


關于イーピルイーピル(以下稱為Eepil Eepil)的對話

Eepil Eepil

 

A:是學校里的后輩對吧。

U:首位弟子的樂隊來著。(自賣自夸)

S:剛加入社團的時候已經是那種人,那種音樂性了。

O:嗯,從前開始就那樣了。

S:懶散的感覺??傆X得是那樣吧,之前在札幌毀壞過公共電話什么的。

A:毀壞公共電話?為什么?

U:那家伙有兩件事最得意,一個是毀壞公共電話,另一個是被職業摔角手長州力揍過這件事。

O:看起來完全沒有那種感覺。那次Eepil Eepil也參加了呀,在Penguin House。

U:對,山崎果然是必須的,喊叫擔當。

O:他平時都做些什么呢?

O:平時在東橫線車廂里貼海報?!埃ê笊希┻@把吉他好貴啊,我想都不敢想?!?/p>

O:雖然感覺Eepil是Majikick歷史中最重要的樂隊呢。

U:應該算是Majikick的支柱呢,Pukapuka還有Tenis、Eepil Eepil。

S:感覺是Eepil和Pukapuka。(主動排除自己)

U:可沒有這種事!

O:通過這次的工作再次深切地感受到了對于Eepil的愛和憐惜之類的感情。明白了自己真是被上天眷顧著的,想把Eepil推向世界。

U:干脆拍電影吧!

S:去美國的時候,被邀請去了派對,還特意拿了七寸唱片帶過去。

U:那是什么時候的事?

A:去Satomi醬那兒的時候對吧?(也是他們的好伙伴,后來Deerhoof的成員,和二位組成了Oneone)

友誼的見證

S:對,和Naomi醬一起去的。那時候默默地放了Eepil和Pukapuka什么的,觀察別人的反應來著。結果完全沒有反應。之后唯獨Caroliner的Grux直白地說了自己的意見:“Eepil缺少一個決定性的重要因素?!?/p>

U:啊哈哈哈哈哈!

O:關于這點其實我在制作專輯的時候也對Saya醬說過了,雖然Eepil還處于未完成的狀態,隨后會綻放的?!暗遣皇侨鄙倭诵┦裁??”,我反而也想這樣問。

S:嗯,結果反而莫名其妙地接受了。

U:說起Grux,Saya在三藩市的一個月里見到了Grux和Satomi醬。

O:那時候都見到了呀?

S:嗯,Satomi醬有一種特別的先鋒,噪音的感覺。

A:Caroliner最開始也是噪音樂隊呢。(80年代開始活動的美國噪音實驗樂隊)

S:發行過七寸唱片,標簽那里全是劃傷、同時還在給大家播放早期的動畫片什么的,總而言之都是很新鮮的展示。

U:去Grux家的時候,有動物吊在天花板上對吧?

S:還有泡在福爾馬林里的嬰兒什么的。

O:順便問一句,Grux是誰呀?

U:Caroliner Rainbow樂隊的。

A:他是制作Lo-Fi、噪聲拼貼的,受影響的人有很多。即使Lo-Fi熱潮的時期,這也不是常見的音樂類型哦。

U:Caroliner的第一張唱片放在紙盒子里,但是里面除了唱片還有一些垃圾和別的唱片。(這是真的,裝了些廢紙和亂寫亂畫的玩意)

好多"垃圾"

O:是繪畫作品什么的?

A:去年再次發行唱片的時候拿到的也是這樣的盒子,幾乎是同樣的垃圾。我心想難道又做了同樣的作品?

O:具體買了多少張呢?

S:到中途開始追不上了,直到第六張為止都買了。

O:那個,發行的300套唱片壓得好嗎?

A:對了對了,所以雖然拿了兩套盒子但是每套里面都有垃圾。

U:來日本演出的時候去看了,雖然樂隊成員很多,但舞臺被自制的畫和紙箱子做的東西埋住了(埋這個詞太形象了),使用了很多熒光色,舞臺上已經找不到成員都在哪里了。和衣服的顏色融為一體,非常有趣。最后的最后,原本一動不動的大家伙兒也動了起來。

S:對了!那場演出的時候帶了操行Zero的磁帶,想著找個合適的時機送給Grux,原本是想他之后能告訴我感想什么的。

U:結果沒什么感想嗎?

S:以為會被使勁夸呢,結果也沒有。

U:不是被說了缺少決定性因素嗎?

A:不過話說回來,很喜歡缺少一些什么的不完美的東西啊。因為這種水準不那么高的東西很酷啊,剛才不是也聊到了嗎。(無意之中創造的一種音樂內核精神)

S:可沒覺得這是最棒的哦,這種音樂世界第一什么的我可沒這樣想。

O:但是你有覺得這是有價值的東西對吧?

S:拿出那種作品很有趣不是嗎?要發行這種東西真的挺好笑。

U:Eepil剛剛開始的時候,Saya經常說Majikick的想法是,做出其他人絕對無法做出來的音樂。我也因此聽了Eepil,覺得確實其他人是做不到的吧。(從廠牌成立至今,難道Majikick不是一直在做這種事情嗎)

K:Eepil果然是核心呀。

U:算是最能體現那樣的初期想法的樂隊對吧。

S:開了工作室之后,每天都待在那里。

U:《Eepil Eepil》是菲律賓語的什么意思來著?

S:蟲子的名字。

O:像是個有毒的蟲子呢。

U:總有一天會化繭成蝶之類的吧。

 

Vega Pop可以說是當時唯一一個(和他們在)在livehouse結識的樂隊?;顒雍徒洑v方面算是Pukapuka的前輩。從Captain Trip Record開始發行了大量唱片。

Captain Trip發行的Vega Pop
Majikick發行的Vega Pop

關于Vega Pop的對話

S:最開始在Min-less的演出上一起表演過。

O:到現在為止Majikick發行的唱片來說,Tenniscoats是先由二人錄音,然后Saya來制作的感覺,但是Vega Pop不太一樣吧?

S:開盤母帶是我錄的哦。

O:這個也是在活動室做的嗎?

S:對哦。

O:聲音效果很好呢。

S:對于樂隊來說的確搞出了很大的聲音。沒準是當時有前置增幅效果器。(現在沒了)

O:這個是不是演奏時用到了?

S:我用的是風琴來著。(應該是總在用的口風琴)

U:Vega Pop是后輩關系之外,頭一個我們來發行唱片的樂隊吧。

S:類似于朋友樂隊。

U:那段時期和Vega Pop一起的演出也很多。

K:可以說關系很好吧?

U:我覺得很不錯。剛開始該怎么組樂隊什么的,預約livehouse之類的事情,Vega Pop的各位作為稍微年長的前輩,自己會企劃一些演出并邀請我們,告訴我們這樣做就可以。

K:年紀稍微大一些嗎?

U:嗯,略年長一些。

S:Tadama桑穿著長靴,還有手工繪制的夾克什么的,完成度非常高。

U:Tadama桑特別喜歡一個英國的樂隊The Fall,他有很多他們的東西。我第一次見到那么喜歡The?Fall的日本人,大概是受了The?Fall的DIY精神影響吧,體現在除了手作還有作品很多這方面。

O:那么除了Majikick的發行以外,Vega Pop自己來發行的作品也很多吧?

U:是Captain Trip的發行的。Captain Trip早期階段是松谷桑和老朋友們在做,(和Majikcik相比)Vega Pop是不是先由Captain Trip發行的呢。

S:應該是Captain Trip比較早。我記得他們去工作室和聲什么的,是Captain Trip發行的東西。是Peace Music(東京著名錄音室)來著吧,因此我才知道了Peace Music,順便說一句,之后搬到了Peace music的附近(住去了)。

 

順便提一下,“Majikick”這個名字,是Saya起的。最開始的Label Logo也是Saya畫的。(慘了,一直以為這么蠢的Logo必須是植野畫的)

 


關于Majikick的對

早期的Majikick Logo
Panda Kick!

K:關于為什么起Majikick個名字這件事有被問過嗎?

U:是Saya取的,我不是很清楚。

K:在格斗技(流行)之前就取了Majikick這個名字嗎?

S:那時貓(Neko)拳很流行的。

O:啊,Mickey Rourk(米基洛克,就那誰)的那個。

S:對,對那個印象非常深刻。

O:我也在YouTube上看過比賽,那種殘忍非常具有沖擊性。

U:舞臺著裝之類的有種那樣的感覺。反正Majikick是為了與之對抗的存在。

O:我們可不會打那種貓拳哦?!

S:但我也模仿過貓拳呢!

(這一段簡直是二人的胡言亂語)

 

元宮、Saya、植野、下城四個Modern Music發行雜志《G modern》的忠實讀者開始制作雜志《大食》?!洞笫场饭策B載了四號。四號刊嘗試發表了當時日語資料很少的Sun Ra大特集還有下城和Saya的漫畫等等。

 

無解責任編輯:Ivan Hrozny

原文編輯、圖片、音頻制作:ICHI

翻譯:Moapacha、Morphine、Haku、工頭、Neko以及不愿留名的偉大人士若干。

(ICHI仍然需要更多的譯者幫忙完成這個龐大的項目。如果您會日語,喜歡TC,對Majikick感興趣,愿意或多或少做一點翻譯工作,請您及時聯系他或無解。)


Tenniscoats “Choo Choo Train”?2018?中國巡演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糖果炸弹 温州麻将有几个 雷速体育视频一直加载中 天津麻将游戏的官网 百乐门玩法规则 中国体彩网大乐透走势图 中国玩梭哈高手 老11选5 幸运飞艇杀1码 2018干什么养殖业赚钱 007比分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辛运28开奖正负 天津11选5 江苏11选5多期投注 快乐十分 终于发现分分快3稳赚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