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搖滾老了嗎?” —— 7位獨立搖滾樂手在2017年的圓桌談話

對國內的搖滾樂手而言,大概沒有任何時候比2017年更能感受到樂迷反饋和媒體關注方面的溫度差了。隨著說唱和俱樂部音樂文化在國內的迅速崛起,“諸如搖滾已經過時了”,“年輕人已經不再關心搖滾”之類的說法都開始在網絡上蔓延開來,以往順理成章地代表著青年文化的搖滾樂手們受到了挑戰。

無解在最近邀請到了7位來自國內各地,有著不同音樂背景,也做著不同風格音樂和活動的獨立搖滾樂手,請他們各自發表起了對國內獨立搖滾現狀的看法,以及對搖滾音樂內核的思考。

H=何凡(鳥撞)

X= 徐波 (Chinese Football)

F=F (老阿姨)

G=Gregor (Foster Parents)

L=劉鵬 (法茲樂隊)

S=Soda (The White Tulips)

Q= 小吉 (琪琪音像)


關于搖滾乃至獨立音樂,之前很多媒體在做宣傳的時候,總會自覺或者不自覺地把音樂和包括青春,感動之類的字眼聯系在一起,是不是覺得這從某種程度上限制了樂迷對于音樂的包容度? 對這種無意的,偏離了音樂本身的,情感性的引導怎么看?

H:搖滾樂的確是青春荷爾蒙和感動的產物。而且我覺得老了就不搖滾的事情在中國也確實挺普遍的,真正能做到一直思考周遭,表達自我,保持初心和詩性的老炮還是挺少的。需要的是更多音樂人用實際行動去證明這種音樂不僅僅是荷爾蒙,它也是可以戰勝時間,也是在思考人類的價值和命運的。

X:“青春”的含義和年齡關系不大。沖動/敏感/激情/自負/自卑,這些在青春期被無限放大的情緒在搖滾樂里你都可以找到。保持“純真”的副作用可能會是“幼稚”,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比如說看到Oasis哥倆(尤其Liam)一把年紀還是那么孩子氣我就放心了,覺得他們還是搖滾的。

Chinese Football

Chinese Football —— 電動少女

F:作為一個老阿姨,我猜這題不是為我準備的,那我自動跳過。

G: 搖滾是個太過籠統的概念,有著太多太多的分支,所有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廣義上的概括。比如像Frightened Rabbit是個獨立樂隊,但他們一點都沒有反叛的感覺,同理你也不能說Foo Fighters很搖滾,原因就是他們依然有年輕的樂迷。

L:我已經過了30歲狀態反而比以前更好,我覺得任何事的熱情度跟年齡無關,沒有人能誤導愛思考的人

S:我媽媽一直覺得搞搖滾的就像迪克牛仔,我不像,我就騙她我在玩流行。

Q:隨著時間增長大家的興趣和想法也會變化,會有這樣的說法這很正常吧,但如果只是帶著這樣的思維定式去聽音樂就很蠢。

法茲樂隊

之前何凡在鳥撞給Vice的采訪里提到了一個詞”使命感“,在現在的眼光看來,這似乎已經是個很過時的詞了,但放在像鳥撞,法茲這樣的樂隊身上,還真一點都沒有違和感,大家自己怎么理解”使命感“?

S:我覺得使命感是一個很有壓力的詞語。

L:使命感沒想過,如果若干年后會有人聽我們的歌成長,這事也挺棒的。

F:作為資深醬油樂手,使命感對我來說就是把自己知道的和認識到的問題說出來,不說指明方向,但多一種聲音和支持。

H:我想每個人都是有使命的。如果你覺得這個詞過時了,那就用存在感吧。因為存在就有意義,而這種意義就是我說的使命感。鳥撞的使命是持續不斷地給中文搖滾樂注入新的能量,用我們的聲音給聽眾直面人生的勇氣和改變世界的創造力,同時有能力感受生活中更多的愛和希望,讓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中國對搖滾樂的再創造,進而使他們了解我們的文化和審美,乃至可以建立起中國年輕人的文化自信心。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要經常在國外巡演的原因。

Birdstriking

Birdstriking —— 哺育

X:我現在在Chinese Football也有一種使命感。但這種使命感也不是一開始就有,是通過越來越多的聽眾反饋,你意識到原來你的音樂和現場確實可以影響到一些人,給他們積極的能量。于是你也迫不及待想去釋放自己的能量,直到能量耗盡然后更年輕的人來接過接力棒。這也是我對搖滾樂的理解。

G : 我不覺得做樂隊的人,會彈樂器的人就可以覺得自己比其他人高一檔,而且我個人在聽音樂的時候也是會更多注意音樂,而不是在里面傳遞的信息。如果音樂人真正有使命感的話,那就是不要做一個人渣吧。

Q:沒什么使命感吧。平時都是從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出發,或者是幫一下朋友,甚至有時就是想搗亂一下,感覺好笑而已。也有一種想法就是希望能令身邊的環境變得更理想,但要苦大仇深地強行去改變一些事情也沒必要,現在覺得就是順其自然。

Foster Parents

大家在一般自己的音樂創作之余,會去主動了解包括電子音樂和Trap說唱這樣的音樂嗎?

H:Howie LeeZaliva-D我挺喜歡的,無論是看現場還是MV都很帶勁。還有,平時我聽一些實驗說唱,比如Flying Lotus,Shabazz Palaces,Swet Shop Boys等等,這跟劉心宇和我的樂隊致命搖籃死有關聯。

F:當我很興奮或者很疲勞的時候我會想要嘗試一下,因為我已經不想再聽搖滾樂或者其他任何我熟悉的類型了。被動聽到的情況下,大多覺得很好笑。因為一般都是在辦公室里或者出租車上,大家都在默默各司其職的時候,突然有個人跳出來很用力地對你說喲!

L:會主動了解電子樂,平時喜歡聽Silver Apples,Ash Ra Tempel這類樂隊。DJ或Trap音樂可以接受,但不是喜歡的音樂類型。

X:電子音樂我比較喜歡偏氛圍的和人情味濃厚點的,比如高木正勝小山田圭吾這樣。我不太愛聽冰冷的電子樂。最早聽到Trap是Kohh吧,覺得還蠻新鮮的。各種音樂都有不同的功效?,F場的話Trap還是挺能帶動氣氛的,可以減少大腦思考讓身體躁動起來。我沒有這種需求所以也不會主動去聽。

S:完全不會去了解,也不會去聽,甚至個人來說,有點反感,等于自己一直站在對立面吧。但是我很喜歡蛋堡。

Q:電子的話,氛圍和8-Bit的都挺喜歡的,最近還常聽以前Me:mo的音樂。Trap的話大部分都不喜歡,不過之前蠻喜歡Yung Lean的,因為感覺他很冷面笑匠而且有不少點子都比較聰明。他自己還有一個朋克樂隊,雖然貌似只玩了一下。

G:我現在聽很多電子音樂,也嘗試著去了解更多。我承認以前對這種音樂并不了解,但那更多是因為周邊環境的關系,而不是我討厭這樣的音樂。其實我一直都是個Hip Hop迷,聽過很多說唱。不過當我想要找些音樂靈感的時候,依然會去找吉他樂隊的音樂來聽,畢竟那是我最習慣的方式。

老阿姨樂隊

“ ?Trap說唱歌手一晚上可以做好幾首歌,DJ每晚都能放不同的歌,搖滾樂隊幾個月才能寫一首歌,演出也就是這幾首歌,所以就是過時了?!?面對這種看似無懈可擊的論調,大家怎么看? 搖滾相對于電子音樂和說唱,它真正不可替代的地方在哪里?

H:不用反駁啊,說的太對了。我們最近也在琢磨如何提高寫歌效率。不過我覺得如果人工智能在音樂領域應用成功的話,第一個殺死的也就是DJ,而搖滾樂沒準會再度復興。

X:這個我不同意,我一晚上就可以寫好幾首:)過去狀態好的時候一個月可以寫一張專輯?,F在精力被分散到其他地方,而且對自己要求變高,就會比較難實現了。另一方面,我相信DJ/Trap藝人想做出自己滿意的音樂作品、調出滿意的音色等也一樣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絕對和搖滾樂一樣費時費腦。我覺得追求“不可替代”也沒必要,本身是兩種不一樣的東西。你首先要相信你自己就是不可替代的。舉個例子,中國有嘻哈到了煽情部分不也得放后搖當BGM嗎?

S:我無話可說啊,的確是這樣啊,可是我相信這種來之不易的才是最真實的,樂器演奏永遠是最走心的,個人真的無法接受假的東西。

Soda (The White Tulips)

The White Tulips 大阪巡演視頻

F:就像有些人喜歡吃肉,有些喜歡吃菜。菜便宜肉貴、菜好做肉麻煩。補充各類維生素,沒什么需要反駁的。各取所取,我覺得行。

Q:沒有什么好反駁的呀,喜歡什么就聽什么吧。

G:說實話,我覺得說唱和電子音樂這種瘋狂的產出量,反而會導致這種音樂的衰落。因為即便是他們的樂迷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一張張地消化這些作品。想想看Future今年就出了四張專輯,根本就不可能有傳統意義上的搖滾音樂人可以匹敵這樣的發行頻率。

L:總有新鮮的順從商業的音樂類型出現,你去追逐它并喜歡上,實際上你只是音樂潮流的奴隸而已,這本身和音樂沒什么關系,我從來沒覺得搖滾樂會過時。相較于DJ和說唱,我覺得搖滾樂現場最重要的不是音量和節奏,它散發出來的畫面感是不可替代的,除了荷爾蒙的元素以外,你能在現場找到自己真實的內心:隱忍/孤獨/憤怒/感動/真誠。

包括Trap包括DJ的現場演出 , 很多人都在說Turn Up , 要燃燒自己,要瘋狂,要好玩,是不是會覺得有時候搖滾演出有點太嚴肅了,放不開自己的感覺?想過怎么可以改變這種狀況嗎?

F:我沒看錯吧。搖滾樂現場不瘋狂嗎?也許組建搖滾樂隊對樂手的興奮點要求比較低,很多默默無聞的選手會選擇維持外表的和平,在內心里燃燒自己;而嘻哈樂手和DJ因為人數的關系很難這樣吧。沒什么要改變的,只要是自然的真誠的就挺好。

G: 不同意這個說法,畢竟我們剛才都同意了搖滾的形象就是年輕的,叛逆的。的確,搖滾演出有時候比較內向緩慢。但這真的是件壞事嗎?比如The National的演出可以讓你感動,而Converge的演出則可以讓你瘋狂,甚至還是Mosh Pit。對我來說,這兩種結果都挺好的。

S:我覺得搖滾不嚴肅哦!搖滾應該是最放松的吧!只是對于電子樂來說,可能沒有那么直接,現在是一個比較直接的時代,所以大家也不會去感受搖滾的快樂。改變方法就是想辦法讓中國的新樂隊出頭露面,不然很多人一說到中國搖滾就是那些。。。。。。。

L:DJ或者Trap本來就屬于比較燃的現場音樂,這也是它的魅力,但搖滾樂里面這種類型的現場也有很多。我喜歡的類型的確是偏嚴肅,這也是吸引我的原因,沒必要改變,否則就不是它了。

H:我覺得兩者沒有可比性,因為這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而且特例太多了,有些搖滾演出恰恰是站在了嚴肅的對立面,而有些電子壓根就是解嗨用的。電子樂是為讓你忘記靈魂的音樂,而搖滾樂是可以安慰身心的音樂。如果說到鳥撞的現場,想說的只是希望你們不要撞得太疼。

小吉(琪琪音像)

Q:我覺得在現場找一個自己最舒服自然的狀態就好了,愛咋咋地。喜歡坐著看碾核也沒問題呀,之前我們請淄博的碾核樂隊不潔凈注射在排練房演出,那時候快晚上12點了,大家就愛坐著看,也看得很開心呀,樂隊也沒有突然叫大家站起來做個死墻吧這樣??磦€演出又不是去走臺,不用想那么多啦。

X:自己演出時候看到觀眾很瘋狂的話我也會很開心,不過他要走心而看哭了的話我大概會更開心吧。有想過讓觀眾增加參與感吧,也是我們一直在做的,因為live來講,大家都是平等的,沒有誰是主角,大家相互刺激影響才構成了一場演出。


鳥撞樂隊會在11.10 在上海的育音堂進行新專輯巡演的上海站演出

法茲樂隊已經開始他們新專輯《欲望之心》的全國巡演
老阿姨樂隊會作為鳥撞和法茲全國巡演上海站的嘉賓樂隊獻上演出。

Foster Parents會作為The Romp & Siamese Cats本周五上海站演出的嘉賓樂隊獻上演出。

關于作者: Gonzo

Submit a comment

糖果炸弹 30选5中奖号码查询结果 河南快赢481 钱柜娱乐城网络赌博 辽宁11选5规律 微信麻将游戏 大乐透一共多少个球 腾讯分分彩计划全天 w彩票网网址 辽宁十一选五 销售卖衣服赚钱吗 3d必备投注技巧及方法 黄梅麻将房卡代理商微信 即时指数即时指数 什么软件可以三人麻将 雪缘园即时培率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软件